1. <tr id='f0nn'><strong id='f0nn'></strong><small id='f0nn'></small><button id='f0nn'></button><li id='f0nn'><noscript id='f0nn'><big id='f0nn'></big><dt id='f0n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0nn'><table id='f0nn'><blockquote id='f0nn'><tbody id='f0n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0nn'></u><kbd id='f0nn'><kbd id='f0nn'></kbd></kbd>
  2. <span id='f0nn'></span>

    <i id='f0nn'></i>
    <ins id='f0nn'></ins>

      <acronym id='f0nn'><em id='f0nn'></em><td id='f0nn'><div id='f0n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0nn'><big id='f0nn'><big id='f0nn'></big><legend id='f0n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f0nn'><strong id='f0nn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 id='f0nn'><div id='f0nn'><ins id='f0nn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fieldset id='f0nn'></fieldset><dl id='f0nn'></dl>

          無法替代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• 来源:污恋爱游戏男生版免费_污漫免费软件下载破解版_污女比较多社交APP

            懸崖下面,海水正洶湧地拍打著礁石。巨浪的聲音淹沒瞭上面的呼叫,一個穿白色衣裙桃紅外套的女人,正被一個中年男人狠狠地掐著脖頸,她的呼吸越來越弱,越來越弱……

            終於,男人剝下女人的外套和裙子,把她推下瞭懸崖。

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在墜落入海的瞬間,我拼盡全力大叫瞭一聲,睜開眼睛,一個男人正關切地看著我。“你是誰?”我迷惑地問。“林嘉,”他溫和地解釋,“我是你未婚夫啊,丁雲。”我的腦筋費力地轉著,仿佛還不能確認自己叫丁雲。

            仿佛看透瞭我的心思,林嘉耐心地跟我解釋起來,原來在半月前,我出瞭車禍,昏迷瞭很多天才醒來。醫生說我腦子受到瞭創傷,會出現短暫失憶。

            突然,我的腦子裡蹦出來一個名字:許紫。許紫是誰?我問林嘉。林嘉頓瞭頓,說:“本來我不該告訴你的,許紫其實已經失蹤一段時間瞭,你也是因為找她才出的車禍。哦,對瞭,她是你妹妹。”

            林嘉這麼一說,我忽然從無邊的記憶海洋裡打撈出瞭一些碎片。

            我叫丁雲,有個妹妹叫許紫,她跟的是我媽媽的姓。我們父母早年就離世瞭,於是我在初中就輟學,靠著遠方親戚的一點接濟,艱難撫養妹妹。好在我不但靠自己打工賺來的錢開瞭一傢服裝店,還供妹妹上瞭大學。

            妹妹怎麼會失蹤呢?可是,一連兩個月,我找不到任何有關她的消息,除瞭那個不間斷來打擾我的夢。

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出院在傢休息一段時間後,我上瞭一個有關服裝色彩搭配的培訓班,成瞭一名衣櫥整理師。很快,我便找到瞭第一個雇主—餘太太恒美,她是個愛漂亮又漂亮的女人。我的任務是每周兩次陪她逛街買衣服。順便每個月整理她的衣櫥。

            在車子第一次駛入藍山小區的瞬間,一種熟悉的感覺就籠罩瞭上來。

            “是這個電梯嗎?”我站在四通八達的地下車庫的一個單元入口問。“我沒有告訴你,你怎麼知道是這個?”恒美狐疑地問。“瞎貓碰到死老鼠而已。”我笑笑。其實,我也很莫名其妙自己怎麼迅速而確定地走到瞭這個入口前。

            但最讓我吃驚的,是恒美衣櫥裡那桃紅色外套和純白的裙子。我拿它們出來的時候,眼尾分明看到恒美忽然驚恐地瞪大瞭眼睛。我忽然聯想起那個夢,繼而又想到瞭妹妹的失蹤。

            交代瞭衣物飾品的搭配,我走出恒美的傢門。在小區門口,我被一個滿身酒味的人撞上瞭。“丁小姐,是……是,你啊。”對方喚我的名字,我才發現是恒美的先生餘天。上次我們在商城購物的時候,恒美忘瞭帶錢包,就是他送過來的。我點點頭,準備走開,他伸手拉住瞭我:“丁小姐,對不起,裙子破瞭,我賠……”我這才發現剛才被撞踉蹌之時,長裙的一角掛在灌木叢中,被尖利的小刺給掛下一條流蘇來。

            在商城裡,餘先生體貼地替我挑瞭同牌子但款式不同的裙子。他提出和我去旁邊的咖啡館坐坐,我答應得很爽快。餘先生喝瞭一杯咖啡,說:“我以前喜歡一個女人,跟你挺像……好幾次我差點把你當成她。”“是麼?說不定是我妹妹呢。”我的腦子裡靈光一閃。“不會,你們都不是一個姓。”“後來你們……”“造化弄人啊,後來我們沒有在一起……來生吧……”餘先生的聲音越來越低,微微顫抖。而我的內心,也正被突如其來的發現震蕩著。

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過瞭兩天,我找瞭個機會再次跟隨恒美回傢,很快我便從清潔工大嬸嘴裡套出瞭一個確切的回答,餘先生果然背著恒美在外面有女人。大嬸還說:“那女孩子眉眼倒是跟你很像呢。”

            現在我很確定,妹妹曾經跟餘先生有過一段故事。要想知道妹妹在哪裡,我必須接近餘先生。也許是因為妹妹的緣故,餘先生從見到我起,心中就有瞭別樣的情愫。餘先生不會給我整塊的時間,卻會在午休的間歇打來電話,不說情話,隻問吃瞭些什麼。如果我沒有胃口,接著便有快遞送來一些美味點心。和餘先生相處久瞭,我發現他一切都很好,妹妹的失蹤應該與他無關,倒是恒美,越來越讓人捉摸不透。在眾人面前,她永遠一副溫雅有禮的樣子,可是我單獨和她在一起時,常會聽到她在堵車時破口大罵,狂按喇叭。

            與恒美合約到期那天,我去藍山別墅拿工錢。取飲料時,赫然看到冷凍室裡有一隻黑貓的屍體。我極力捂住嘴,壓制胸中的幹嘔,轉頭卻看到恒美倚著門,正悠閑地修著手指甲。“嚇著你瞭?我就不害怕!”看著正若無其事輕輕吹去指甲灰的她,我內心的某些猜疑正慢慢得到解答。

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就在我還沒想好下一步行動時,恒美打電話約我周末去藍山別墅。我接電話時,餘先生正在我對面用餐,他這周要出差香港,來和我告個別。

            我往傢走時,和來找我的林嘉碰瞭頭。“這周末你有空嗎?”我問他,他點瞭點頭。我總覺得他有什麼事情瞞著我,我想等弄清楚瞭妹妹的事情,就找他好好談談。

            周六晚上,我來到藍山別墅,端著紅酒杯的恒美給我開瞭門。

            “你找我有什麼事?”鑒於我和她的合約已經結束,我防備地問。“我想讓你幫我,我很害怕。”恒美喝瞭一大口酒,眼睛裡蓄滿瞭淚水,“我知道你和餘天的事情。我不管你為瞭什麼接近餘天,我隻是不希望你重蹈以前那些女孩兒們的覆轍。在你之前,有個女孩兒叫許紫—你還真跟她有不少相像的地方,跟瞭老餘兩年後……死瞭。”我低聲驚叫,猜測終於被證實,淚水奪眶而出:“誰幹的?”

            恒美顯然沒有想到我會有如此大的反應:“你認識許紫?這是你接近老餘的目的?”“我對你比對老餘更有興趣。”我擦瞭把淚水。“你懷疑我?哈,你,連同許紫都被餘天騙瞭!我告訴你,他在外面是一個人,在傢裡是一個人,哈哈。”恒美笑得讓人毛骨悚然,而後,她靜靜地看著我,說:“我已經感覺到瞭,下一個要死的人就是我,你要幫我—其實,也等於是在幫你自己。”

            恒美說,餘天殺瞭貓,把它凍在冰箱裡,是為瞭嚇她。是他把許紫掐死,推下懸崖,還拍瞭照片,並且留下她的衣服在恒美的衣櫃裡……他就是個變態狂!“你不信?我去拿證據給你看。”恒美轉身上樓,把我留在瞭客廳。

            為瞭鎮定我的情緒,我喝下瞭恒美倒給我的紅酒。這時,窗口傳來一聲響動,我猛然轉身,手按在口袋的手機上。“恒美,恒美—”我試探地叫喚,沒有人回答我。屋子裡的燈忽然滅瞭。我覺得不妙,轉身向大門口跑去,可是一個人攔住瞭我的去路。

            “是我。”在我尖叫之前,餘先生溫和的聲音響起,他轉身在某個地方打開瞭備用電源。“恒美呢?”我顫聲問。“恒美在她該去的地方”餘先生聲音忽然變得生硬,“許紫在那裡等著她,還有你。”“為,為……什麼?我的舌頭有些打結。

            ”我從十幾歲起就愛上一個女孩兒,發誓長大後一定要娶她,可是她卻在跟我結婚前生病去世瞭。後來我遇見恒美、許紫還有你……你們身上都有她的影子,可你們卻各有目的,恒美看上我的錢,許紫想讓我幫她出國……誰也不是她。當我發現她是無法替代的,我就憎恨你們這些替代品,我要讓你們都消失,全部……“

            ”你……“我開始感覺自己身體有些不聽使喚。

            ”你和恒美的酒裡都有毒,放心,我會把現場佈置成情敵之間的爭鬥,隻是結局兩敗俱傷。“

            在我意識漸漸渙散之前,隱約聽到餘先生又說瞭一句:”許紫的姐姐不是被我撞死瞭嗎?你到底是誰呢?“

            我醒來時,看到瞭林嘉的臉。”幸好我們的電話一直通著。“林嘉一臉憂傷地看著我,”現在事情清楚瞭,餘天得到瞭他該得的懲罰。許紫,我要走瞭。“

            ”你叫我什麼?“我不可思議地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”你是許紫,丁雲的妹妹。和餘天有糾葛的是你,他把你推進海裡,可是你大難不死,但是臉卻撞在礁石上毀瞭容。丁雲去找餘天質問,沒想到這個變態的傢夥撞死瞭她。我不能接受丁雲離開的現實,而你當時已經失憶,我就自作主張把你的臉整成瞭她的樣子,並且告訴你,你是丁雲。“

            我驚聲尖叫,原來那些夢,都不是夢,是我被害時殘存的記憶。

            ”原來,愛是無法替代的。“林嘉說完走瞭。

            我當然知道,如果愛能夠替代,那麼餘天心中初戀的空洞一定會被填滿,那以後的悲劇,就再沒有發生的可能瞭。